<rt id="kf9az"><meter id="kf9az"></meter></rt>
<rp id="kf9az"></rp><rp id="kf9az"></rp>
<tt id="kf9az"><noscript id="kf9az"></noscript></tt>

當前位置:茶沃網 > 花茶 > 茉莉花茶 > 奶奶的茉莉花茶

奶奶的茉莉花茶

發布時間: 高吳 瀏覽

小的時候從剛記事,就開始跟著奶奶喝茶。奶奶有一個小的茶壺,每天都會沏上茉莉花茶,小小的我就和奶奶一人一個茶杯喝起來。茉莉花茶可能是當時最便宜且口感最好的茶葉,以至于直到我走出大學校門的時候,我還一直認為喝茶就是喝茉莉花茶。

那個時候,不論到哪一戶人家,招待客人的茶業都是茉莉花茶,我認為茶葉就是茉莉花茶。后來見識廣了以后,才知道還有綠茶、紅茶、普洱等這些茶葉,綠茶還要分很多種,紅茶還有各式各樣的。有一年單位組織到安徽學習,在合肥我才見到了真正的猴魁。我現在經常喝的,最愛喝的是一種產自南國的小青甘,一個小小的桔子中間放上普洱茶曬干后做成的茶葉。有桔子的香味,又有普洱的回味悠長,喝一口還想喝。春節的時候,老婆說想來喝茉莉花茶,家里卻沒有,當年最愛喝的,陪伴我長大成人的茉莉花茶,我竟然連茶葉都沒有。匆匆到茶葉店買了兩種,雖然茉莉花香濃郁,卻不是當年喝的味道。

前幾年回老家的時候,經常給老爹帶茶葉,原來是帶茉莉花茶,但是他堅持要我們橋上賣的50元一斤的那種,我去買了看到茶葉里面還有小的枝叉,回家泡了一壺還是當年的味道。看來當年奶奶喝的茶是最便宜的這種,鄉人待客也是用這種茶葉。在我進入社會很多年以后,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。但是我依然最愛那個茉莉花茶的味道。

1

奶奶是我在山城上大學的時候離開的我,那是個冬天,曾經有那么幾天,我晚上總是夢到奶奶,穿著她的大襟衣服,纏著小腳,拄著拐杖來到我的眼前,她就是那樣慈祥的看著我,從來沒有的慈祥。那一段時間幾乎天天夢到奶奶,我心里想,難道奶奶想我了嗎。因為與家鄉相隔千山萬水,家里沒有通知我奶奶去世的消息,讓我在學校安心的學習。我是給家里打電話,爹才和我說的。

奶奶一生要強,對子女兒孫沒有爹娘對待我這樣寵愛,就算對我這個惟一在她身邊的孫子也是一樣。小的時候,我經常到姥娘家或許跟這個也有原因。但是奶奶的去世依然對我打擊很大,縱使她一生要強,臨走的時候,還是對我一直牽掛。我和爹說了夢見奶奶的時間,爹說那個時候奶奶還沒有去世,可能是先照吧。看來親人之間,血脈相連,此言不虛。

爹喝的茶與奶奶的一樣,一壺茶飄著淡淡的花香。現在回家爹總是要泡壺茶和我對飲幾杯,人家其他人家對飲白酒,我們父子對飲茉莉花茶。現在社會上流行所謂的“茶禪一味”,不知道有幾個人真正了解茶的藝術,真的理解茶所延續那些傳統。又有幾個人真理解禪是什么意思,不是擺上幾套茶具,收藏一些茶葉就成為所謂的理解了茶與禪。

不論茶還是禪都要真正用心去體會,真正理解禪的人,不會在意那些外在的形式,禪就是流動的水,就是流動的生命,就是天地萬物生生不息,而不是拘泥于外在。茶是生命的傳遞,是親情的載體,我每次喝茉莉花茶就會體味兒時的歲月,想起與奶奶一起喝茶的情形。茶本不分貴賤,只是人為的設定。只有流動的,運動的才有生命。被人仔細收藏,慢慢欣賞,恐怕已經失去了生命力,只是以他人的玩物存在而已。

2

從拆遷的村落走過時,看到滿目的斷壁殘垣,村落已經不復存在。走過的時候,我就在想,這些房屋里曾經生活過什么樣,這又是一個怎樣的村落。是不是也曾經是充滿了人間煙火,胡同的小孩子到處跑來跑去,大人們在忙著生計。在一座房子里,也有一個愛喝茉莉花茶的老奶奶的,在想念著她的兒孫。這片土地是不是也有很多人的鄉愁,曾經的兒時記憶已經不復存在,這里應該不久后就會蓋起高樓。

樹上的長尾巴郎子(喜鵲的方言)又在歡叫,還時時落在地上蹦蹦跳跳,我從深深的迷夢中醒,那時候總是做長長的夢,好像要一直生活在夢中一樣,想醒都醒不過來,好像有長長的路要走,還要和林林、海軍去玩,我們在坡里跑啊跑,也不知道在玩什么,反正就是高興得又蹦又跳。“快醒快醒”,似乎林林在叫我。我努力的睜開眼,但是就是醒不了,過了一會我又努力的睜于眼,終于醒了。林林已經站在炕邊上在看著我,“快起來,咱們看軍軍”,我惺惺了一下,從炕上起來了,我穿上鞋,從水甕里用舀子舀了水,咕咚咕咚的喝下去,涼水下腹終于算是清醒了。

我們兩個又跑去叫上海軍,去離著兩條胡同外的軍軍家。我們是聽大人說軍軍回來了,曾經軍軍也和我們三個玩,有一段時間他說沒勁,后來就不和我們玩了,聽說他住院了,今天終于回來了。我們還要叫上軍軍一起拍著屁股,騎馬闖蕩呢。我們三個就跑起來了,像一陣風一樣到了軍軍家。我們推開他家的屋門,軍軍他娘也在,軍軍坐在炕上,臉色蒼白,眼睛里的光好像消失了一樣,不像我們平時玩的時候一樣,充滿了生機,我們本來想叫他一起出去玩,看來是不行了。我們三個小孩不知道說什么好了,他娘說“你們坐在炕上和軍軍說話吧”。軍軍看到我們眼里一下子冒出了光,但是又暗淡了下去。

我們三個坐在他家的炕上,問軍軍在醫院好玩嗎,病好了嗎。軍軍有好多好玩具,我們都沒有見過,他向我們介紹說這是沖鋒槍,這是坦克比我們用泥做的好了很多,軍軍把他身后的玩具拿出來,和我們三個在玩。不過玩了一會,他就說累了,我們三個說過幾天再來找他,我們卻沒有履行諾言。因為過了沒幾天聽娘說軍軍死了,他得的是白血病。白血病是什么病,怎么會讓一個小孩,完全沒有了生機,我們三個商量了很久,認為軍軍的血都變成白色的了,人就死了,不像我們不小心碰破了手,流的是紅色的血。軍軍死了以后,我們沒有像河里淹死小孩那樣害怕,因為軍軍是我們的好朋友,我們玩著玩著就會想起他,但是玩著玩著我們就不再想起他了。

3

大學的時候,一位少數民族的同學,寒假回家帶來了牦牛干,用那種和裝化肥一樣的袋子帶過來的(請這位兄弟原諒我語言的貧乏),整整一袋子。我那個時候才知道世界上還有牦牛這種動物,還有牦牛干這種食物。很長一段時間,隔壁寢室總是飄出燉牦牛肉的味道,當然我們也都吃過。

后來在超市看到,小包裝的牦牛干,那么一小包要三十多塊。我們那樣用電飯鍋燉著吃,是不是太暴殄天物。是不是每當吃起牦牛干這么哥們就會想家,因為他回一次家要好久,先從山城去青海格爾木,然后再從格爾木轉車,到達他們的首府以后,再轉汽車,好像到了他們縣以后還要轉車,反正是要七八天,他大學期間,沒回家幾次,往返一次要半個月的時間,放一個月的假的話,在路上一半的時間都過去了。那牦牛干應該寄托了他的思鄉之情吧。

小的時候,認為到鄰村就是千山萬水,感覺和娘去一次老姥娘家如果跋山涉水,但是當我走過了千山萬水以后,才發現那是一段短短的距離。曾經以為姥娘、奶奶都會一生等我上大學就業來孝敬她們,但是最后才發現人的生命都有限度。曾經感覺一天是那么漫長,兒時的我有無數的事情要做,現在卻感覺日子就像在跑,一年又一年。曾經要想快快長大,現在卻發現孩童的世界是多么美好。曾經的豪言壯語,今天看來是多么的可愛懵懂。

還是那一壺茉莉花茶,飄出淡淡的花香,但喝茶的人已經是中年的我。

“曾經年少愛追夢,一心只想往前飛,行遍千山和萬水,一路走來不能回”。

茉莉花茶推薦

茉莉花茶新茶上市

国产精品毛片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