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茶沃網 > 花茶 > 茉莉花茶 > 會員日,一分錢喝茉莉花茶

會員日,一分錢喝茉莉花茶

發布時間: 高吳 瀏覽

茉莉花開了 孫銘楷攝

夏日炎炎,心中躁動,傍晚十分,忽而發現小院兒里伺候多日的茉莉花開了。花香攢動,讓人的心也隨之安靜,忍不住惹人浮想聯翩,若能在院中支個茶桌,泡一壺茉莉花茶,和知己相約,豈不是夏日最肆意的事情。

無獨有偶,想起在首都博物館看《老舍筆下的人物及街市》展覽,人們用繪畫等各種各樣的藝術形式再現了老舍筆下的《茶館》,仿佛與那個喜歡嗜茶的老舍先生在茶館里相遇,喝一壺茶,聊一聊故事里的真真假假。“來,坐下喝一碗,我們也都是外場人。”

人們為何愛茉莉花茶?

作為“老北京”,老舍先生尤其偏愛茉莉花茶,他每次去冰心家作客,一進門便大聲問“客人來了,茶泡好了沒有?”冰心每次總是用茉莉相片款待老舍,友情在茶香中愈發濃烈,于是才有了“中年喜到故人家,揮汗頻頻索好茶”。

冰心也是茉莉花茶的“粉絲”,她曾在《我家的茶事》中談到“我是從中年以后,才有喝茶的習慣。現在我是每天早上沏一杯茉莉香片,外加幾朵杭菊……”北京人管茉莉花茶叫“香片”,天津人叫“小葉”,有錢的喝好茶,沒錢的喝高末,總之,是人人都愛的“搶手貨”。

我想這大概是因為茉莉花茶的兼容并包。搪瓷缸子,一把花茶,熱水沖下去,整個屋子里都飄滿了茉莉花的清冽甘甜,每個北方人記憶中,一定都出現過這樣相似或相同的記憶,綠茶的清新配上茉莉的溫柔,沒有人會拒絕這似冰糖一般的美好。

“夏天來了,想喝茉莉花茶。”“茉莉花茶,哪個季節不想啊!”“春夏秋冬失去了你,該怎么過一年四季。”

“知秋”的秘密

三聯生活市集中也有一款茉莉花茶,因為使用秋花窨制,因此取名為“知秋”。“知秋”茶如其名,芽頭完整,茶干清秀,“顏值”超高。茉莉花不能長途運輸,于是將制作好的烘青綠茶運往廣西,在這個最大的茉莉花種植和生產基地中進行窨制。

窨制茉莉花茶對于花的要求極高,一般來說,六窨之前的工藝是為了提高茶葉的香氣,而六窨之后則是為了提高茶葉的鮮靈度,對于窨制工藝和茉莉花的質量要求都更高一層。花要選擇開放在4—7成的茉莉花,另外控制也更加嚴格,需要在干燥的北風天里,讓茉莉花在低溫中慢慢開放,靜待茶葉吸收這芳香美好。

與一般八窨一提的茉莉花茶不同,這一款“知秋”采用的是烘提工藝。茉莉花茶在每一次窨制之后都需要進行烘干,這個過程會損失一部分花香,因此所謂“一提”即在最后一次窨制完成后,選用高質量的茉莉花拌一次,以保留表香。但是提花畢竟會存留水分,而茶葉烘提,則是在最后一次烘干中,直接達到理想的香氣,因此需要更為精準的控制度。這種精準的控制所帶來的優勢,在茶湯入口的時候,將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鄙視鏈里的茉莉花茶?

雖然花茶是最為討喜的茶葉,但卻有很多提起花茶就連連搖頭的“老茶客”,在茶界的鄙視鏈里,上好的茶品應該是自帶花香和果香,如果是摻雜了其他的物質,似乎就完全不值一提。正如當年宋徽宗一句“茶有真香,非龍麝可比”,就把調味茶放在了一邊擱置了起來。

伺花過程中茉莉花的吐香

但是我想,好茶的標準,一定要有故事有經歷,還要自己親自體會過才能做決定,正如我們的產品經理在《說說鄙視鏈里的茉莉花茶》一文中說到:“喝茶要虛心,否則喝不到好的。所謂虛心,得喝茶的人先把自己的心虛化了,剝落先見,才有再次融納好東西的機會。自認愛茶之人,如果對于某一類茶,只停留在聽故事、追大師,頑守邊邊角角的一鱗半爪而未涉及茶本身,既沒有認真走透產地,又沒有真的接觸過好的,甚至連多喝幾款都不愿意,就先一悶棍打死,以為自己很厲害,實不過是葉公好龍,決非真愛啊。再加工茶也是茶,怎么能不去探索呢?”

三聯生活愛茶出品的茉莉花茶自2016年第一款上線以來年年銷量第一,數據顯示復購率最高的三個城市分別為北京、上海、廣州,北上廣人們的味覺已經被這份茶香花甜俘虜了,我想是時候讓北上廣人為茉莉花茶“正名”了,窗外夏風肆意,花茶的美好自在其中。

現在成為年卡會員,即可享受一分錢購買八窨·茉莉花茶,那一口清冽的茉莉花茶香,正迎著夏風快馬向你奔來。

今日茶話會

你喜歡茉莉花的理由是什么呢?你和茉莉花茶之間有什么故事嗎?歡迎在留言區和我們分享!

更多會員權益詳情可參見下圖:

茉莉花茶推薦

茉莉花茶新茶上市

国产精品毛片无码